第六百二十章 孤独滋味(1/19)

不知是霖儿的安抚之言,亦或是提起慕容白,少年似想起什么,连忙回转目光,再环顾洞底血池先前的两具红袍尸首仍在原地,其后的岩壁之上,似比起周遭齐整,似略有不同,细细一望,便知为何。

瞧得些许端倪的少年,想起先前种种,即便霖儿出言安抚,仍觉是因自己,才令霖儿与踏雪同被困其中,先前感知到此洞穴中的血腥气息与慕容白身上散发的气势略同,本想要以此窥得慕容白功法玄机,却不曾想到这无间之地竟不仅是所困他之地,眼下更成了困己之所。

“以慕容白的武境造诣,都无法从中脱身,我又该如何才能逃出”回望霖儿从容镇定双眸,少年心头愧疚更浓,正当苦思之际,却闻远端霖儿之声传来。

原是因霖儿也看出了少年心思,不过有他在身旁,初入无间之地的些许慌乱,早已抚去,移步上前,欲开口安抚之际,却被足下之物绊了个踉跄。

“难不成这血池之中,还藏着尸首不成”退开几步,稳住身形,霖儿忙是俯身查看,忍着腥臭灌鼻,凝目细瞧。

血池并不深,只抵靴底的浅浅一层,此前火光照亮无间洞底,但血池之中,并不清晰,加之欲劝少年之心急切,故而不曾看得真切,如今俯身查看,立时便瞧见了差点绊倒自己之物。

半截断裂锁链,静静盘于足下血池之中,从其断口看来,年月并不久远有了发现的霖儿,不敢贸然细究,便开口呼唤少年。

而正内疚的少年,闻听霖儿呼唤,回首便瞧见少女蹲伏查探之景,担心这血池之中还有危险,忙是纵身跃来:“小心!”

“这锁链看起来新断不久,不知与那两具干尸,有何干系”闻听少年跃至,霖儿抬首迎上少年目光,将自己心中疑虑道出。

少年曾与慕容白交手,一眼就瞧出这锁链与先前慕容白交手时,他所持那对锁魂琵琶钩尾端的锁链一模一样,心中推测,终得论证,恍然开口道:“没错了,这哪里是无间之地,分明是困住慕容白的牢狱所在”

“既是困他之所,那为何他是如何脱身,出现在酆都城中”霖儿似是不解。

少年已然将当中的来龙去脉推断清楚,笃定开口:“他冲我而来,自然是有人放出了他,他那诡异的木蛟功法,需以人血辅之,这也就是这两具干尸身上红袍尚新,但却如死了多年的原因”

“这么说来这谷主邀你上山”霖儿思忖少年之言,心中愈发担忧,便将目光在移至血池之中的半截锁链之上。

“所以才要在上山之前,寻得破解慕容白木蛟功法的破绽。”少女之言,正是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